登录注册
首页 > 音乐 > 钢琴 > 钢琴知识 > 钢琴文化 > 【钢琴文化】普通教师

【钢琴文化】普通教师

所属专题:钢琴知识 分享者:CcF_Cai|更新:2015/8/27

  营口市幼儿师范学校有位普通的音乐教师,叫张建军。他的钢琴水平并不高,但对音乐对艺术的挚爱,对音乐教育的满腔热情则深深地感动了我。我与他在一起探讨音乐教育,所得到的收获,并不亚于与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某些专家教授们交谈的所得。

  他是位清瘦的中年男子,戴一副普通的眼镜,衣着相当朴素,尤其使我注意的是他背着一个黄书包,这种黄书包现在已经极少有人背了,显得不大入时。他和我见面时,显得有些拘谨,看得出来,他极不善于交际和应酬,身上有着很浓的书生气。但我们的话题一旦触及钢琴,触及音乐教育,他那清瘦呆板的面孔立刻变得生动开朗起来。

  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对音乐对艺术的全身心热爱。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音乐教员,却已经为普及音乐教育做了好多事情。他创办了一所业余的儿童艺术学校,自己担任校长。一开始招收了二三百名学生,有学钢琴和其它乐器的,还有学书法和绘画的。艺校的成绩是很突出的,其中有一名学生的绘画在全国选出的30幅儿童作品中占一席位置。学书法的学生与学钢琴的学生都获过奖。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艺校萧条了。他谈到萧条时,表情很痛苦。他认为导致艺术衰败的主要原因是家长不配合。

  他还业余搞了一个实验班,招收了20多名学生,主要教钢琴和手风琴。除了定期搞演奏音乐会之外,他针对孩子们的特点,还搞比赛、评奖等活动,颁发证书,发玩具式的小金杯、手帕等奖品。他还带着孩子们春游,去领略大自然的风光。在春游中教孩子们背古诗词,为孩子们增加文学营养。他教的孩子弹琴弹到一定程度,他就负责送到沈阳音乐学院一些专家教授手里继续深造。

  他的第二个特点是对音乐教育有正确的理解,对学琴孩子的心理有准确的把握。

  他认为对幼儿进行音乐教育,最重要的是情感教育。他反对惩罚性教育,这一点与西方的基督教的教育很相似。美国社会心理学教授安波森的夫人是搞弱智儿童教育的,她和丈夫一同到过中国。她对弱智儿的教育首先是爱。比如儿童杯子掉地上了,老师给拣起来,再掉一次,再拣一次,掉10次就拣10次。孩子尿裤子了,老师给洗,尿几次洗几次,绝不因此而责难孩子,以免伤害儿童的心。她反对以恨来教育孩子。比如孩子有了某种过失,老师生气了,便训斥便惩罚,是不对的。张建军的实践,正是靠着这种爱的激发,使许多孩子健康地成长起来的。有位居住在县城的家长宁可不盖房子,把攒下的钱买了台钢琴,在当地找了位老师教孩子学琴。孩子学了六年钢琴,找到名家一看,名家判定那孩子音乐道路到此终结。家长上火生气,找到张建军,请他教。他首先开导了家长,嘱咐家长千万别再打孩子。然后,充满爱心地一点点帮着孩子改正毛病。经过一段耐心细致地调整改进,那孩子最近在营口市儿童钢琴比赛中夺取了第二名。

  营口市有个男孩弹琴进度较慢,孩子的父亲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孩子的母亲不让打孩子,父亲就连母亲一起打。这位男孩受到惊吓,一弹琴就紧张无比,手、脖子等部位的肌肉都痉挛。张建军接了这个男孩后,反复与孩子的父亲谈,劝他千万别打孩子,跟他讲了越打越不出成果的道理,终于使孩子的父亲从根本上改变了态度,不再打孩子。结果孩子弹琴有了飞跃,如今已弹完299。

  张建军是个认真细致的人,对于业余音乐教育一丝不苟。他为每个孩子建立了档案,图表清晰、记载详细。他还保存着数百张儿童弹琴或者开展各项活动的照片。在厚厚的一摞彩照中。我发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一条粉白相间的小裙子,眼睛挺大,挺漂亮。正襟端坐在钢琴前,神态十分庄重。他指点着这位小女孩告诉我,这是一位弱智儿童。

  谈到对弱智儿童的教育,他感触更深。他为培养弱智儿童耗费了许多心血。

  有个弱智儿童家里买了台钢琴,家长找到他,渴望他能通过钢琴,使弱智儿得到智力的提高,因为孩子家长相信钢琴的魔力可以使孩子哪怕傻孩子也能变得聪明起来。钢琴的确可以开发幼儿智力,但要想教一个弱智儿童弹琴,那得花费多大辛苦?张建军教了好几年幼儿钢琴,知道教正常孩子都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教弱智儿呢?但是,弱智儿的家长用眼泪,用一片父母相通的心灵打动了他,他接受了这个弱智的学生。为了教好这样一个特殊的学生,他没有采取正常办法,而是另辟蹊径,边教边研究,还常常专门到弱智儿家里去,和家长一起研究分析弱智儿的心态和接受能力。起初,仅仅教这个女孩“1234567”就教了三个月。最后,他累得都快吐血了,终于使那个弱智儿弹完了拜尔和599。

  张建军的第三个特点是思路开阔,信息量大。

  他认为对幼儿的教育最重要的是全面型教育,不搞偏食,要适合儿童的心理特征。怎样开展适合孩子心理的教育呢?

  他谈到了奥尔夫教育。饮誉全球的“奥尔夫音乐教育体系”早在二三十年代就已提出,至今已过半个世纪,仍然有着不衰的魅力。日本提倡最为积极。中国的音乐家廖乃雄也将“奥尔夫”引入大陆,只可惜在中国推广普及得还不够。廖乃雄认为奥尔夫儿童音乐教育体系能够被那么多国家接受,原因不在于教材,主要在其思想。奥尔夫音乐教育的根本出发点是提倡儿童从主观从内心出发,学音乐之始不是认谱,而是让他们即兴演奏,将儿童本身的才能发挥出来。

  香港的《文汇报》曾刊登一篇介绍廖乃雄的文章。文中说:

  “廖乃雄对这套全球闻名的音乐教育体系作了深入研究后,有很深的体验,他有一套方案计划,将奥尔夫的音乐教育思想引介到中国来。他认为:如果教音乐与教数学一样,黑板写满数字,学生一动不动,这是坏事,并非课堂纪律。我们中国音乐与语言结合比较好些,与动作舞蹈结合就差,中国人不懂动,孔子的一套认为这样子不庄重。这种观念自小开始,到学校中的学生听音乐也不懂动。所以我回国后,首先要求音乐必定要结合动作,律动,从上海开始试点,按步来,上海教育局已接受,大半教师亦已接受来尝试推行这套奥尔夫的音乐教育体制。过去国内对音乐教育的看法,完全视为一种专业艺术的训练,这多少有点偏差。奥尔夫的有教无类的观点。视音乐教育为人人均可接受,人人必须的培养人格的基础教育,对改变提高一个民族的素质,实在有很大帮助,因此,怎样去改变对音乐教育的观念便很重要。因此,廖乃雄带点感慨地总结他的研究体验说,我觉得现时中国的音乐教育整天在谈教育方法、教育大纲,每年修改、改革,奥尔夫的思想使我体会到所谓音乐教育改革的出发点是什么,这实在应反过来说,是音乐教育出发点的改革!”

  说得多好,音乐教育出发点应该改革。不仅是院校,整个社会对音乐教育出发点也该有个变化。

  张建军一边和我谈奥尔夫,一边从那个洗得发白的黄书包里取出一摞国内外音乐资料,还有一些是他精心从报纸上剪裁下来的。这个不入时的破书包竟成了百宝箱。我不能不发出由衷的赞叹。这位普普通通的音乐教师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研究学问上,怪不得他能把女儿培养出来,考入沈阳音乐学院附中钢琴学科,怪不得他能培养出一批音乐和艺术人才,怪不得他对音乐教育有着如此深刻的见地。

  我在想,中国目前的中小学音乐教师能有多少像张建军这种素质的呢?中国目前从事儿童钢琴教育一个月可以从一个孩子身上拿40元费用的钢琴教师又有多少能像张建军这样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呢?

  我在采访过程中遇到一位年轻的姑娘,她是沈阳音乐学院师范系毕业的学生,在校时,钢琴底子很差,但她一直刻苦努力,毕业后,分到省群众艺术馆工作。艺术馆面向社会招收钢琴班,由她担任老师。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姑娘,她感觉到自己底子薄,缺少钢琴方面的教学经验,便常到钢琴教授家求教。她在校时,教授不曾教过她,而她毕业了,倒受了教授的指导。她毕竟毕业于音乐学院,如果不再拜师进取,倒也完全可以教这些孩子,她有这份能力。比她差得多得多的人不也都在堂而皇之地教钢琴,而且收费和教授一个标准吗?可这位姑娘是讲究职业道德的,怕误人子弟,也怕误了自己,她抓紧时间补充自己。有大量的年轻人在教钢琴,可有几个会像她这样进行再学习呢?

  钢琴教育最终是要出成果,出人才的。但是,不应把学音乐学钢琴看作只是一种专业技术的训练,应看成是培养人格的基础教育。认识到早期钢琴教育对于儿童智力开发、品格培养的重要价值,外国要先于我们好多年。但是,毕竟我们开始认识或有所认识了。钢琴狂热在中国大地上的出现如泥石流般迅猛,冲击了一种虚饰的平衡,引起了整个民族的觉醒。长此以往,也许能够使我们这个民族摘除“乐盲”的帽子。若干年之后,中国普通观众的欣赏水平肯定会大大提高。

  那么,许多买钢琴的家长也许要问:一个孩子要想成为钢琴家,需要具备哪些因素?凌远老师认为需要四点:

  一、音乐气质、乐感;

  二、手的条件、大、灵活、机能好;

  三、脑子很清楚,感性理性结合好;

  四、学习态度要好。不用功,不行。

  我想,还该加上一条,需要有一个好的家长。

  周广仁不主张让孩子过早学钢琴,最好是在六七岁。她认为学钢琴要训练手的机能,目的是熟悉理解音乐,通过弹钢琴学习音乐,但这个目的大多被人忽略了。有的孩子弹琴像打字,把音符打下来,不理解音乐。音乐是有音乐规律、有语法语气,有句子的。长期不能从音乐中得到启发和理解,音乐天才从何谈起!

  周广仁还认为通过让孩子弹钢琴,培养注意力的集中。她教学生不仅让学生学弹琴技巧,还学集中注意力,学责任心。不强求孩子练得多么了不起,只要能培养孩子的责任心,完成作业就可以。第一位是培养人,第二位才是弹钢琴。傅聪曾说,“我爸爸临别赠言四句话,他说你只要永远记得这个就可以了。第一,做人,第二,做艺术家,第三,做音乐家,最后才是钢琴家。”曾经一度繁荣的东北钢琴厂如今萧条了,一年前这个厂子起了一把火,烧了好几个车间,损失不小。据悉,如今这个厂子已有好几个车间转产制造家具了。钢琴生产的萧条来自钢琴热的退烧,但是,中国的钢琴教育无论专业的和业余的,却在这热与凉的过程中经历了“淬火”过程,逐渐由虚饰的膨胀、盲目的躁动而进入现实的、规范化的正常演进。

标签:
猜你可能喜欢的
关于《【钢琴文化】普通教师》的评论
看不清?点击更换
广告
一级建造师王牌课程,免费听